智障障雀榕

我会爱你

同去同归(一)

一个新坑
西幻架空
不要跟我说我还多少坑!我不听!!!
OOC
疯狂吹喻以及我闺女
















“荣耀大陆诞生万余年岁月,论胡搅蛮缠,华惜澪称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此人肆意妄为猖狂跋扈,偏又得如今第一术士喻文州宠溺,因此愈发无法无天。”
“你听听啊喻文州,这都什么东西?”你停下朗读时颇为严肃的语调,转换成平日的声音,“写这书的要么跟蓝雨有仇,要么我得罪过他,简直就胡编乱造嘛。”
“喻文州?喻文州?在吗?”见他没搭理自己,你从书后探出小半个脑袋。
“读得不错,抑扬顿挫铿锵有力。”喻文州给出了相当中肯的评价。
“我让你听的是内容啦!内容!”你气不过,扬起手中一派胡言的《揭秘荣耀大陆那些不为人知的另一面7》就要砸他,片刻又气呼呼地放下。
“怎么?舍不得打我?”说老实话,喻文州对你的确宠溺,他接手蓝雨至今,能在书房跟他插科打诨且他还心甘情愿的,也不过区区几人。
而几乎每日都来,除你之外再无第二人。
“谁、谁说的!我这是舍不得书!”你有些别扭地哼了一声,然后扯回正题,“不过嘛……虽然这书的作者对我似乎有很大成见,不过有些地方倒的确和实际相差无几,也不知道他怎么蒙的。”
“比如?”喻文州抽空问了一句。
“我给你找找啊。”你随手翻开一页,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朗读,却被敲门声打断。
“喻文州大人,微草来访。”
门外侍从的声音响起,喻文州这才放下笔,转了转酸麻的手腕:“进。”
“又是为了前些时候的事吗?这次派了谁来?”
上月蓝雨和微草的两块领土发生了些摩擦,本来很小的一件事,现在却不得不由两位盘踞一方多年的领主出面。不过也确实没办法,那小镇地势易守难攻,素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蓝雨和微草这对死敌能够忍到现在才起纠纷,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可惜你只听说过大概,细枝末节是一点不清楚——你当时好容易潜入霸图刺探情报,哪里分得出闲心来管这些事。
“回大人,来人是王杰希,这次带了近来外界盛传的继承人高英杰。”
唔……看起来王杰希对这事挺上心,居然把高英杰都带来历练了,不过他这一上来要面对的,可是荣耀大陆上毫无争议的四大战术师之一,王杰希也不怕喻文州下狠手,直接把高英杰打击坏了?你这么想着,随手给刚翻到的那页折了个角。
常言道,最了解你的不一定是你的朋友,也有可能是你的对手。蓝雨和微草敌对了这么多年,作为继承人的高英杰,你自然也认识,但不得不说……他那性子当真一言难尽,荣耀大陆血腥残酷,该打打该杀杀,战场上就是实实在在地以命相搏,高英杰腼腆的性格怕是要经历好一番磨练。
“这样吗?准备一下,我要亲自接待,”喻文州起身,扯了扯袖口,“另外,去叫瀚文,他这般年纪也该好好学习些战斗外的事情了。”
你对这事并不意外,对峙,那是要身份相近地位相等的人才会去做的,喻文州唐唐一方领主居然要和一个继承人解决争端?那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那这些我来处理呗?”你一听王杰希的名字就知道,这次会面肯定又得到半夜,干脆直接坐了喻文州的位子,已经不知多少次揽下领主才有资格处理的事务,也不顾外面怎么传你有“谋权篡位”之心。
“你左手边那摞是我处理完的。”喻文州没有拒绝。
“我知道的啦,你走吧。”见他离去,你拆开一封书信——能够以信函形式到达喻文州手中的,要么是和其他领主的交流,要么是暗卫近来打听到的消息——才看了没三行,你脸色忽地一沉。
你又仔细看了两次,缓缓放下信纸,神情凝重。

喻文州再回来已经接近凌晨,,书房内早就空无一人,他以为你已回去歇息,然而桌上的纸条却不让他做此想法。

文州,我有点事情要出去确认一下,回见哟ww

右下角是一个随笔画的笑脸。
可爱且轻松的留言,可喻文州看来却是再危险不过的信号,他握紧纸条,片刻过后,纸条上显示出另外一行字迹,鲜红的颜色看起来极为不祥。

文州,徐景熙似乎出事了……但愿是我想太多……

蓝雨曾经有一段非常危险的时间,那段时间甚至有不少人认为蓝雨已经衰落,彼时你就和喻文州约定好:如果你在留言的纸条上施加障眼法,处境绝对不容乐观,而显示危机情况的字迹颜色里,红色又是最危险的一种。
种种迹象叠加,鬼知道这次你能不能安然无恙……
喻文州随手燃起一簇冷焰,纸条很快化为灰烬,眼下要紧的是快去支援你,晚一步后果如何,他连想都不敢想。
喻文州刚要庆幸留与你的刻印还未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下一刻血液就沸腾起来,不是什么热血沸腾的美妙词汇,而是真真正正的字面意思,如同烧开的热水,灼烧感贯穿整具身躯,血管似乎要就此破裂,喻文州不由得呕出一口鲜血。
他曾给过你一枚刻印,是荣耀大陆初期留下来的。这刻印可直接将二人的性命绑在一起,他生你便生,他死你却不一定死,实在是稀有到了极点,可惜只能用鲜血浸泡才能传达信息,而且给予刻印的那人每一次收到信息,全身的血液会像被煮沸一样,生不如死不至于,但疼个半死是一点不夸张了。
他没告诉你这件事,他怕你求助时还要深思熟虑,这样的先例不是没有,他不想再叫你因为这种事情而丢掉半条性命,甚至还被剥夺了一小半做召唤师的权利。
喻文州扯张纸巾擦去嘴角沾染的血渍,沉默在书房中蔓延开来。
“来人,”喻文州咳嗽两声,侍从推门而入,“调五百名一军成员,再去叫少天和瀚文过来一下,告诉郑轩他们留守蓝雨,其余的我来调动就好。”
侍从动作很快,毕竟在喻文州身边待了近百年,早就混成了个人精。十分钟后,依照刻印传来的信息,众人启程前往黎明沼泽。
黎明沼泽危机四伏,但由于是荣耀大陆上最早迎来黎明的土地,也就经常有不少不怕死的恋人结伴同游,此外倒是并没有什么势力宣称黎明沼泽是他的领土。
那便是游走的无铭势力?这可就难办多了啊……喻文州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苦恼不已。
所谓无铭势力大多是各家势力淘汰的人,或是德行有失,或是技艺不高,为谋生又重新聚集在一起。虽说是被淘汰的人,但好歹经历过系统的训练,比普通人高出不知多少层次,也就这样生存下来了。
而当年将他们宣判死刑驱逐出势力的,正是他们这些手握实权的高位者,如今人家同样身居高位,可不就要秋后算账?
喻文州胡思乱想着,再回过神来,大家就已经抵达黎明沼泽。奇怪的是沸腾了一路的血液就此安静下来,炽热重归于冰冷,重归于他原本的身体温度,低到可怖,如同死尸一般,无论如何也捂不热。
喻文州当下一慌:刻印本来使用的机会就很少,这种中途切断的情况他更是从未遇见。他不由自主地往坏处想,硬生生惊出一身冷汗,好在已经抵达大致位置,喻文州直接叫众人散开寻找。
找不到,扩大范围;仍旧找不到,继续扩大范围……如此循环往复,终于,喻文州在黎明沼泽的边缘寻到了你。
“我渴求您的力量,我崇尚您的强大,您是黑夜的启明星辰,请降临尘世助我一臂之力!圣兽芬库……”
“停!”
喻文州甚至来不及细想为何刻印传达的位置有误差,就匆匆念了道咒术,六星光牢拔地而起,将那人禁锢,而后再一道咒术,是他最为人所熟知的幽魂缠绕,只这两招,足够那人死透了。
他当然听得出那是你吟唱咒术的声音,但他更在意的是吟唱的内容,他记得芬库尔生性残暴,被召唤出来才不管敌人己方,向来尽数屠戮,而且这只芬库尔和你签订契约不过一个来月,此刻召唤十成十是想玉石俱焚。
“文……州……你来了……”你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差点要昏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喻文州一把抓过你的左臂,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
只见你整条小臂鲜血淋漓,食指指骨清晰可见,若仔细分辨指骨上甚至还有一道轻微的划痕,刻印自然承受不起这样的损伤,早已支离破碎,不再闪着诡异的红光,混杂着血渍灰尘显得死气沉沉。手臂四周泛着黑雾,一看就是诅咒。
喻文州脸色一沉,他可是活过万余年的恶鬼,诅咒这些东西于他来说就像是自己的挚友一般,再熟悉不过,而你如今所中的正是诅咒里相当恶毒的一种,若不及时处理,恐怕会危及生命。
“先别管我!徐景熙还在无铭那些人手里!”本来应该是很有气势的一句话,无奈你实在是虚弱,只能嘶哑着嗓子,自喉咙深处缓缓吐出一个又一个字,你倒在喻文州怀里,指向两点钟方向,“我在那些人身上留了印记,你一定能找得到。”
“我知道!我知道!我先找人给你治疗!”
你昏过去最后一刻,听到的是喻文州焦急的声音。

“喻文州大人,华惜澪大人的左臂……被种了诅咒。”徐景熙被无铭势力捉去,给华惜澪疗伤的人也就换成了他的弟子,虽说不及徐景熙医术精湛,但好歹还能应付。
“说吧……如何?”喻文州早就做好了迎接最坏结果的准备。
“现在有两种选择:一是切掉左小臂,这种情况我熟悉,也练过不少,绝不会叫华惜澪大人有一分一毫的损伤;二是留住,可您该知道那诅咒有多危险,留着手臂说不定就是留了祸患,而且我也不擅长应对这种情形……所以来问问大人您。”
他说着,内容却无疑给你判了死刑。
荦絮虽然是百年不遇的仙草,可归根结底也不过是株草而已,草木植物想要与整个荣耀大陆上数都数不过来的珍奇物种争顶尖人物的位子,连喻文州这活过万余年的恶鬼都没把握断言,难度可想而知。
现如今留着左臂是祸患,可一旦切除你就极有可能变成个废人——你的左臂里寄生了多少契约兽的内核,恐怕连你自己都不清楚,贸然切割只会强行解除你与它们的契约。
“切掉吧。”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打断——麻醉作用已经过去,你竟是苏醒了过来。
“我说切掉,我自己的手臂我自己最清楚。”你拖着满身的伤痛,一步一步踱到喻文州面前,气不打一处来,“还有,喻文州,我记得我应该是叫你去找无铭那些人了。”
徐景熙的弟子也是个人精,安安静静地转身回去准备东西。
“少天他们已经去了。”喻文州私心想要留在你身边,
“所以你就不去了?”你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抬眼对上他的视线,“文州,不用为我担心的,我可不是什么娇弱的大小姐哦?”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是就这一次,就让我多陪你一会儿,可以吗?”喻文州有些低声下气,姿态完全不像盘踞一方多年的领主,却也实属无奈,毕竟你脾气倔的要死,他要真的还顾左右而言他,估计你就直接把他哄出去了。
“……行吧。”你不知怎的软了心,“只是我醒来时,你最好别让我看见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