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障雀榕

我会爱你

他与你的二三事之当他失去某样感官

想不到吧我重启二三事系列了
原女人设,设定之前两篇文都交待得差不多了
……似乎没什么要说的
OOC










嘉德罗斯——失明
嘉德罗斯跟失明,老实说,你在任何时候都绝对不会将这两个词联系到一起,但现在事实摆在你面前,由不得你质疑半分。
虽然很想问“人造人不可以替换零件吗?”的问题,不过仔细思考了一下,你觉得生活如此美好,暂且还是压制住好奇心吧。
“你又在想什么?”大概是你沉默得过久,一向奉行“食不言”的嘉德罗斯居然在进餐中途开口。
“在想你的眼睛,”你托住左半脸,盯着他的双眸,前不久它们还闪耀着几乎要灼伤你双目的光芒,盛满傲慢与目空一切,如今只留下隶属暖色调的灿金,“你以后怎么办?平常需要我给你带路什么的吗?”
“哈?你这家伙脑子是前两天发烧烧糊涂了吗?”他一把拽过你的衣领,强迫你对上他的眸子,那双眼睛死气沉沉,却依旧好看得可以,带点绝望的意味,是美丽而易碎的宝石工艺品,“整个凹凸大赛里,估计也就你有这种想法。”
“诶!??等、等一下!你不是看不见的吗?怎么跟平常一样啊?”他放开你,你却比被他抓住时还要手忙脚乱。
“我只是失明而已,声音还是听得见。”他露出一个“你是白痴吗”的表情。
“只听声音声音就可以辨别位置吗!好厉害!”你赞叹他的强大,不,或许赞叹也是多余,他本就该如此强大,“整个凹凸大赛里,估计也就你能说出‘只是失明而已’这种话了吧?”
“还不是因为你们太弱了,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你。”他高傲地扬起头,没有散发威压,你却仍然感受到了他那近似于王的气势。
“嗯……虽然很想反驳……但貌似的确如此。”你犹豫好久,最终不得不承认:没错,你就是弱小 ,就是比不得嘉德罗斯这种命中注定的强者,人家承载整个星球的希望,无数人期待他的成长,而你背负复国的重任,至今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如果是我失明,不用别人,我自己就先自杀了。”
“我想也是,”他大大方方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反正你也不需要他安慰你什么,更何况哪里有王宽慰平民的道理?但他咽下最后一口食物又补充,“不过,你目前追随我,那么就姑且算是我的所有物。”
“王的东西该如何处置要由王亲自下决断,丢弃也好利用也罢都不会让他人插手管理,所以——”不知何时,他走到你身旁,双手抱住你脸颊,前额抵上你的前额,大约是错觉,你居然感觉他在说话时抱了一点害怕的情绪。
“所以,你如果敢擅自死去,我绝饶不了你。”

雷狮——失聪
他听不见了。
没有阴谋诡计,没有对决负伤,雷狮不过是睡了一觉,再睁眼就误入了无声的世界。
但这样才让人绝望。
没有理由,宛若飞来横祸,雷狮发现自己居然毫无办法。
于是,暴虐的狂雷,失去了控制。
“……星垂之野……大哥他……”卡米尔突如其来的联系让你摸不着头脑,断断续续的不连贯言语更叫你莫名生出不好的预感,不敢多想,你即刻飞奔去他提到的地点。
迎接你的是已被毁掉五分之一的焦土,你站在这片土地上,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很像当年嘉兰诺德灭亡时的情景:你站在那,看着炮火横飞生灵涂炭,你的子民无家可归,你的一切被尽数夺走,甚至有性命之忧。
而罪魁祸首【还在那边挥舞着雷神之锤】端坐王位,享受着本属于嘉兰诺德的荣华。
现在可不是触景生情的时候。你扯回思绪,提起裙角向他走去,若在平时他一定会听到你的脚步声,随后转身揽过你肩头,胡闹着说些什么,给你以莫大的安心感。
但如今他对你的到来毫无动作,自顾自地让一道道狂雷无休止地砸在地表上,看这架势,怕不是要燃尽周遭所有才肯停下。
“雷狮?”
“雷狮?”
像是听不到你的声音,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疯狂地毁坏着星垂之野。
该夸奖他虽然失控但还没丧失理智去伤害卡米尔?还是该羡慕他尽管已经因为破坏比赛地图扣除了相当一部分积分,但依旧牢牢占据排行榜第四的位置?
感慨自己果然不明白排行榜前几位想法的同时,你小心翼翼躲过雷电与破损石块的袭击,抵达雷狮身边后第一件事就是拽他衣袖——你和雷狮约定过,这个动作代表“你想跟他说说话”的意思,你之前只用过两次,但两次雷狮都是赶忙放下手底的事来到你身边与你谈心——谢天谢地,他总算注意到了你的存在。
“我听不见了,”但接下来他一把挥开你的手,如同与你并不相识,万幸的是还是可以交流,“所以,你,滚开。”
说罢他抬腿就要走。
你慌张拉住他,却迎来他的暴怒。
“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让你滚……”
后面的话语被他咽回肚子里,你以吻封缄,不,这大概算不得吻,只能说是单纯的撞击,在雷狮还没反应过来时,你就已经离开他的唇。
你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仍不忘掰过他紧握的拳,在手心上写起字来。
“住、手、吧?啊?”他想掐你一把让你认清这不是梦境,无奈你死死拽住他的手掌,“凭什么?”
你又在他掌心写下几个字,他看完愣了半秒,随即轻笑一声,揶揄道:“也就你敢这么跟我说。”
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好歹也是我雷狮亲口承认的海盗夫人,怎么不可以?”
你有点小骄傲,抛给他一个“我就知道”的表情。
“走了。”他潇洒转身,“海盗自然是要烧杀抢掠。”
雷狮攥紧手掌,似乎要把刚才你写的那几个字融入骨血。
凭、我、喜、欢、你。

安迷修——味觉失灵
安迷修肯定有什么事瞒着你。这是你思考无数次后得到的结论。
于是你非常严肃认真地。
给他端上盘菜。
“殿下?”饭桌前的安迷修有些局促不安,怎么说你身份也是皇女,现在最多在前面加上个亡国二字,本质其实一样,他明白自己的身份,如此礼待根本不是他该享受的,“这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怎么?不行吗?”虽然从前确实是万人之上的身份,不过那都是八年前的了,漫长的时间几乎抹去了你的一切,只剩给你些许教养和刻印在血脉里的高傲,“需要我下命令吗?”
“不,这就不用了。”见你态度强硬,安迷修也不多说什么,“那么,我开动了。”
“啊,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下厨房呢,味道如何?”你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入座,双手撑住下颚。
“非常美味,殿下您真是太厉害了!”安迷修丝毫不吝惜对你的赞美。
“啊啦~是这样嘛~那安迷修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好了,”你浮着一层柔和且挑不出差错、但莫名就给人一种“敷衍”感觉的微笑,但紧接着瞬间破碎,只剩下伪装也无法掩盖的冷漠,“我没放盐。”
安迷修听到这话缓缓放下手中的餐具。
“味觉失灵吗……如果我没猜错,大概是三个月前的事了吧?”看他终于不打算再隐瞒,你端过那盘还热气腾腾的炒菜,一股脑倒进脚边的垃圾桶。
“……是。”安迷修沉默良久,最终给出肯定答复。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掰开他紧紧攥着的左手,掌心是五道月牙似的白痕。
“这种事情还不用禀告您。”安迷修对此并不上心。
“所以你就不告诉我?自己的臣下如何,难道我都没有知情权吗!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毫不关心自己下属的人吗!你有什么资格!你凭什么这样啊!”你拍案而起,额前的碎发挡住了那一双能够比肩月亮的眸子,说完你就背过身,不再准备搭理他。
“克莉丝……我是真的没关系啊。”安迷修绕到你面前,本想说些什么,却在见到你眼泪的一刹那慌了神,“克莉丝!不要哭好吗?求你了不要哭了!”
“你以后不许再隐瞒我。”
“我以后绝不隐瞒你。”
“以你的骑士道发誓。”
“以骑士的名义立下誓言:安迷修此后绝不向克莉丝隐瞒任何东西。”
“如果你违背了怎么办?”
“就惩罚我,再也不能与你相见。”
安迷修沉沉一笑,似有无数星光栖息他眼中。

其实写失明时候心情颇为复杂
失(去)(孔)明
emmmmmm
这不就是我吗!!!

评论(5)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