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障雀榕

我会爱你

同去同归前传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18岁啦ヾ(❀╹◡╹)ノ~
最近再看《基督山伯爵》,咦?伯爵是二十八日入狱、也是二十八日越狱的??
那不是跟我设的生日是同一天吗!!!
连我生日都不肯来迦勒底的伯爵qwq
1.本文是《同去同归》前传,可以当做喻文州中心向单独阅读,也可以联系我之前放出的《同去同归》一起阅读
2.《同去同归》是个大长篇,不可能短时间内完结(更何况作者还是个三分钟热度),跳坑请慎重
3.《同去同归》是男你中的原女向,所以打了男你的TAG
4.《同去同归》主嫖喻文州,但不可避免会有一点all你倾向
5.或许以后会发一个人设出来
6.《同去同归》属于西幻架空,但是你会在里面看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要跟作者讲逻辑,作者没有逻辑!)
7.没了(。
8.哦对,OOC注意

















很久很久以前,在地狱的尽头有一只恶鬼。
恶鬼不知道自己的年龄,但它在这洞窟里都已独自活过万余年岁月,再怎样计算也该是在荣耀大陆刚刚诞生那些年降世的,绝不会差上太多。
恶鬼不知晓往昔、现世,同样不知晓他日。于它而言,光阴不过是月亮每百年才会从缝隙彼岸慷慨施舍的一缕月光,转瞬即逝,连品味的时间也不留给恶鬼太多。平常地狱昏暗一片,只能依靠恶鬼吟唱咒术带来的幽蓝微光照明,免得变成个瞎子。
恶鬼受了诅咒,原因它自己尚未知晓,结果倒是一清二楚——它无法化形,亦无法离去。
并非恶鬼弱小不堪,相反,恶鬼对自己的能力很是有自信:若是单论咒术,整片荣耀大陆都没有几人能与自己过上几招,至于战胜,更是绝无可能——前提是它挣脱诅咒的桎梏,离开此地。否则世上都不知道有它这号人物存在,何谈敬畏?
恶鬼走不出地狱,只好每日在地狱里随意闲逛,权当消磨时间。这样的日子过得久了,恶鬼也开始憎恶起来,可那又如何呢?如今的它,连自裁也不被允许。
可是突然这么一天,有一个人来到了这里,来到了地狱尽头。
那人一副富家公子打扮,虽说沾染了不少灰尘和污渍,色泽上已然无法辨识是哪个家族的专用色,但布料一眼就能看出是极上等的,稍没些权势的家族都用不起;他的发色是那种墨中稍带些蓝的奇特颜色,大约是长途跋涉的缘故,他的发不光脏乱甚至还打了好几个结,然而这些恶鬼都不甚在意。
他的眼……
那双眸子是略带诡异的青绿色,这种颜色在万余年前还被认定是恶鬼的子嗣而倍受排挤,尤其面前这人眸中还带着四芒星图案,若是生在他那个时代,更是会被当做恶鬼转世而被处以极刑活活烧死。他能躲过这些,还真是生而逢时,只能说是幸运了吧。
恶鬼轻哼一声,却又突然沉寂下来。
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
恶鬼发了会儿呆,但看那人焦急的模样也实在不好再让他等待,于是它从黑暗中现身,虽说也只是一团黑雾,但好在那人提了一盏灯,总算是能粗粗勾勒出恶鬼的轮廓。
“啊呀啊呀,似乎发现了一只迷途的小狗呢……若是无意闯入的话,还是早些离去比较好,在这里待久了可是会丢掉性命的。”恶鬼犹豫了半刻,还是善意地提醒。
“不……我并不是迷路……”那人咬了咬牙,眼里原本的怯懦和彷徨一扫而空,尽数替换为决然,“您是恶鬼吧?我想跟您做笔交易。”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恶鬼蓦地笑出声来,而且愈发有停不下的趋势,沉寂了万余年的洞窟甚至因此扬起尘灰,“敢跟恶鬼做交易不得不说你还真是大胆呢,不必多说,我早已知晓你的愿望,只是——”
“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吗?”那人看到那团黑雾慢慢向他接近,他不禁想,若是有面部轮廓,恶鬼此时的神情定然是对他的讪讽和讥诮。
“我不清楚,但我会尽最大努力拿到您最想要的东西。”那人沉沉心思,坚定道。
“那么……我要你的名字。”恶鬼思索再三,提出一个看似完全不过分的需要。
“只是名字当然可以!我叫喻文州,给你就可以了吧!?”那人也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于他而言名字只是一个他人对自己的称谓,交予毫不相干的旁人也并无大碍。
“呵……你知道名字对于恶鬼是什么概念吗?”恶鬼嗤笑一声,仿佛早已料到他不通晓自己只要名字的个中缘由。
“恶鬼不被允许拥有姓名,有了姓名恶鬼就有了生命,但世上从不会凭空出现任何一件物品,所以你猜这具身体是从哪里来的呢?”
那人瞬间感到身周阴风阵阵,大约是恶鬼操控了洞窟中的气流。
“是·你·的·啊。你把姓名给我的同时也就把你的肉身给了我,从那刻开始,世界上再无喻文州,只有披着喻文州外壳的恶鬼,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
“我……我……”那人或许是被这条件吓到了,愣了好一会儿,但终于还是攥了攥拳,恶鬼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因太过用力手心中流出的血珠。
“我答应你。”那人抬起头,眼神坚毅决绝,恶鬼甚至有些惊诧——它已经许久不曾以如此近的距离感受属于人类的感情。
不想再被拿去随意比较了。
不想再活在终日的惶恐不安里了。
不想再只能活成个机器了。
不想再被说成“不过是个顶着嫡系独子头衔的废物”了。
不想再……
啊啊……太多、太多了……
所以……所以……
“我答应你,生命对吧?你拿去就好。”那人再一次确认了自己的心意。
“好,那么——触碰我吧,”恶鬼开始向他接近,一步一步走,不,说成飘或许更对些,“触碰这团连实体也没有的黑雾吧,如果你愿意付出生命来换取喻文州这个三个字名扬整片荣耀大陆,就触碰我吧。”
那人深吸一口气,伸出双手,指尖堪堪触碰到了只有黑雾形态的恶鬼,不待他反应,连疼痛的时间也没留下,他随即陷入黑暗。

过了许久,喻文州费力地睁开双眼,并非困意影响,但他从未觉得眼睑是这般沉重,重得他睁开双眼后连从地面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就是人类的身体吗?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举起手臂,平日里鲜见的月光从指缝间漏出来,撒到他脸上,他甚至觉得自己握住了一大把月光,可以去市集上卖个好价钱。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喻文州实在是受不了如此冰冷的地面,于是扶着墙壁奋力地爬了起来。
喻文州觉得自己像台被弃置许久不用的机器,各个地方都锈得要死,关节处更是急需借助润滑油等外物才能继续活动,稍一运动就会酸痛万分,特属于人类的饥饿感袭卷着他的身体,长途跋涉的劳累也在此刻涌现出来。
喻文州甚至开始不解:究竟是多大的毅力才能支撑着这个富家公子般的人物,一直走到这一步的。
“好了,走吧。”
喻文州轻声道,如此看来,不像是他凭自身意愿,而是被某人操纵着才行动的。
“去完成他的愿望。”
“再说我也不是什么甘愿默默无闻的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