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障雀榕

我会爱你

负能量A——Z系列

男神x你(女主有名字

大写的O!O!C!

文笔不好文笔不好文笔不好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明明是负能量却被我写成了糖´_>`

来源于题库

能接受的话就请下拉吧(ღˇ◡ˇღ)

还有,太宰生快ww








A——Afiaid(恐惧)

藤原千夏很少会真正意义上的恐惧。

因为她很强,她的能力不仅能保护自己,为害一方都够了。

可是现在的她就连最基本的微笑也不能,恶寒无限制的从她的内心涌上,唇瓣都在颤抖。

被中也关在这里已经……多长时间了?

B——Banal(平庸)

在满是异能者的侦探社里,千夏只能算是平庸之辈。

她的异能既非能上战场的战斗系也非治病救人的治愈系,虽说时间系异能极为稀有,归根结底却也只是个辅助系,而且还有极大缺陷。

那又如何?在乱步眼中,她千夏就是举世无双的宝藏。

C——Clumsy(愚笨)

国木田以为自己对感情的迟钝程度就已经无法形容了,然而千夏让他知道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愚笨的家伙。”国木田看着眼前又解决了一个敌人的千夏小声嘀咕。

“诶你说什么?”千夏转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国木田。

“不,没事。”

D——Dim(黑暗)

“那是整个横滨的黑暗面。”侦探社里的人都这么评价港口黑手党,但是千夏并不觉得哪里有多么可怕。

毕竟社里就有两个曾经的港口黑手党呢。千夏瞥了一眼太宰,叹了口气,估计说出来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这种人居然是黑手党干部。

“千夏小姐请和我一起殉情吧♪在……”太宰反应到千夏瞥了一眼他之后从沙发上蹦下,珍宝似的捧住她的手。

“容我拒绝。”千夏干笑两声打断他接下来的话语,抽回自己的手,留太宰一人在旁边孩子似的哭闹。

E——Envy(妒忌)

樋口多少有些妒忌千夏,虽然明白没什么用处,却还是忍不住。

千夏她出身好,相貌好,精通诗词歌赋,更重要的是——芥川龙之介青睐于她。

F——Forsake(遗弃)

敦是被遗弃的孩子,从小骨子里就带着一股自卑,总是认为自己配不上一切,倒也不是没有人开导他,却怎么也治不好。

当然,这是遇到千夏之前,现在谁要是说他配不上千夏,他绝对会跟那人打起来。

G——Garble(歪曲)

“那个……太宰先生?”中岛敦看着极今天依旧空着的位置,忍不住发问,“千夏还没回来?”

“是啊,留下一句‘帮我请几天假’就离开了,去哪里……就连我也没告诉呢。”太宰头也不抬的回答了中岛的问题,然后又沉浸在《完全自杀手册》里。

其实我知道的哦,她现在就在我家地下室,不过怎么可能跟你们说啊。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太宰像只狐狸一样偷笑。

编织谎言歪曲事实而已,不算什么难事。

H——Hide(隐藏)

太宰治是个非常善于隐藏自己情绪的人。

无论是黑手党时期的狠戾还是侦探社时期的风流,都不一定是他的真面目。

他的真实只给千夏展现。

I——Impossible(不可能)

曾经有这么一个不识大体的组织首领,他为了收买芥川而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芥川的床。

结果可想而知:那个人死相凄惨,连带着家族都没什么好下场。

芥川会不会突然有一天不爱千夏了呢?

不可能,下辈子都不可能。

J——Jobbery(虚伪)

千夏对刚见到太宰时没什么好感,因为太宰给千夏的第一印象是虚伪,然后才是狠戾。

而千夏这辈子最讨厌虚伪的人。

虽然后来照样喜欢的不得了。

K——Knavish(无理)

千夏是个很懂事乖巧的人,几乎不会惹什么麻烦,有时候还会帮别人收拾烂摊子。

但是,如果她要真的耍起小性子来,那可没人能拦得住,除了国木田。

但这种时候国木田基本都会当做没看见。

偶尔的无理取闹就不计较了。

L——Lampoon(讽刺)

千夏和芥川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被他身上浓烈的敌意吓到腿软,自那以后千夏见了芥川都是绕着他走。

而芥川对于夺走太宰先生视线的千夏也没多少好感。

即便如此,他们两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有点讽刺啊。千夏窝在芥川怀里这么想到。

M——Mono(独自一人)

或许是除开破案什么都不会的原因,乱步极不愿意独自一人,从前照顾他的是社长,但自从千夏来到侦探社以后这担子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嘛……反正不讨厌就是了。

N——Null(无效)

太宰的异能是无效化,这叫千夏很是苦恼,明明自己的异能很有用,在他面前却一文不值了呢。

这时候太宰都会从后面环抱住她,安慰道:“那又怎样,我这个人都已经归小姐所有了啊。”

O——Overwhelm(毁坏)

“污浊”状态下的中也非常可怕,不必说人,就算来辆坦克他照样能徒手毁坏。

以前能制住中也的只有太宰,准确的说是太宰的异能力“人间失格”。

但是现在要再加上一个人——千夏。

只要千夏往中也面前一站,即便中也毫无意识也一定会停止杀戮。

P——Pity(遗憾)

敦对于他给千夏的求婚多少有些遗憾。

本来是好好准备了一番,不论是场地还是鲜花戒指都是精心挑选的。结果那天千夏出的任务危险万分,被人救回来后直接送进了手术室。

敦听了,连戒指都顾不得拿便直冲医院,在手术室外守了一夜才等到满身鲜血却还有微弱呼吸的千夏。

整整照顾了她一个多月,千夏才重新睁开双眼。

冰蓝的瞳色又一次铺展在敦的面前,他激动的几乎要哭出声来,然而不待千夏反应,他就慌张的拽下自己的一绺白发,磕磕绊绊的说:“我听太宰先生讲过,日本旁边有一个国家叫中国,那里古时候都会把妻子和丈夫的一绺发系在一起,称之为结发夫妻,你……愿意吗?”

“我愿意。”千夏刚刚醒来,还不能发出声音,只得费力的向他比个口型。

“太好了……太好了……”敦在得到回应后兴奋到说不出话,急忙把自己的那绺发系在千夏的发尾。

不算漂亮甚至有些简陋的结,却叫二人都红了脸。

Q——Quarrel(争吵)

就像许许多多的情侣一样,千夏和中也一样会为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不过一会儿就会和好如初。

顺提,每次先妥协的都是中也。

R——Reble(背叛)

太宰背叛了他从小待到大的港口黑手党,却从未背叛半路捡来的千夏,这让千夏很是疑惑,最后还是忍不住去问了本人。

“因为我对小姐……是爱啊。”太宰这么回答。

S——Surrender(放弃)

千夏虽是是中等人家出身,但相貌教养无不上乘,自然少不了追求者。即使和芥川在一起之后,追求者也没见得少多少。

好言相劝不管用,她又不忍心对普通人动武,只能尽量隐藏自己的行踪。

“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我已经叫他们放弃了。”某一日正在品茶的芥川突然这么对千夏说。

至于方式么……小孩子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T——Trite(陈腐)

国木田常被认为是个陈腐的人,只有千夏知道,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罢了。

原因?嗯……据说当时向千夏求婚的时候就连太宰也忍不住赞叹。

U——Unable(无能)

旁人大多会认为乱步是个无能的人,除了推理一无是处,就连推理也都只是异能力。

但若他们知晓乱步并无异能会是怎样一副面孔呢?怕是会惊慌失措吧?千夏恶趣味的想。

不准说他一点坏处。

V——Vilify(诋毁)

所谓“人红是非多”,就算千夏真的非常优秀,也总会有人诋毁她,但千夏并非在意外界风评的人,所以一直不予理睬。

直到她和中也开始交往,然后有一天亲眼看着诋毁自己的人被港口黑手党的体术高手暴揍一顿心下才了然——她千夏怕是要栽到这个人手里了。

W——Waste(浪费)

芥川对于节约用电这一点莫名执着,可千夏却是经常熬夜,房间里的灯常常一亮就是一夜。

真是浪费啊。即使内心颇有微词,芥川仍是轻柔的抱起千夏置于床上。

X——Xenophobia(仇外)

可能是由于敦曾被悬赏的原因,千夏对外国人没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是仇外。

“唔……我不管!他们威胁到了敦的安全就是他们不好!”

“现在冷静下来了吗?”敦轻吻着千夏的额头,询问道。

糟糕……好像更不能平静了啊……

Y——Yardbird(罪人)

“你是个罪人。”费奥多尔将千夏抱在怀里,冒出了这么一句。

“你的罪是让我爱上了你,因此你必须接受惩罚。”他吻上千夏的唇瓣,“你要永远待在我的身边。”

Z——Zero(零)

千夏向来是个无神论者。

所以她从来不信什么一切归零,转世投胎的话。

她生在当下活在当下,只活在和芥川在一起的当下。

评论(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