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障雀榕

我会爱你

奇特的脑洞

男神x你(女主有名字
大写的O!O!C!
文笔不好文笔不好文笔不好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其实只是我的一个梦´_>`
黑烟影射现实当中黑手党的罪孽
可以接受的话就请下拉吧●▽●

黑暗。

无边的黑暗,比罗生门还要让人恐惧的黑暗,像是要吞噬些什么才肯罢休的黑暗笼罩着芥川,甚至把芥川也完全染上了黑色,但他并不恐惧也没有丝毫慌乱,看起来投身于黑暗之中,更像是芥川心甘情愿似的。

芥川看着周遭,墨色的眸子里泛不起一丝涟漪,不止他一人,凡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身周都或多或少萦绕着几许黑烟,却都没有芥川那般,浓厚到已经快有了实体。

还有一点不同,其他人身周的黑暗都是可以驱逐的,比如中也,他在饮酒的时候身周的黑暗便会被冲淡些许;比如樋口,她在每天清晨见到芥川第一面时周围也会洁净许多;甚至于银,她只要见到出过任务的芥川平安无事,黑烟也会尽数褪去。

可芥川不行,芥川只须一低头就能发觉自己身周的黑暗似乎又浓重了许多,伸手想要擦拭然后猛地记起自己根本无法触碰,只得放弃。

其实从前那么两个人,二人身周的黑暗都是能与芥川相提并论的。

一个叫太宰治,另一个叫藤原千夏。

不过只是从前。

芥川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冷冷地看着千夏,如今的她身周干净的不可思议,叫人丝毫看不出她是曾经在黑手党待过的人。

我是无心之犬,是黑色祸犬,这一切都是我该得的。这么想着,芥川嗤笑一声。

正准备离开的空当,千夏仿佛是觉察到了他的存在,跑了过来。

“芥川先生,请离开黑暗吧。”千夏这么说着,伸出一只手,嘴角适宜地扬起一个近乎于完美的弧度。

“我生于黑暗,长于黑暗,”芥川别开千夏的视线,捂住嘴咳嗽两声,“不存在离开黑暗这一说。”

千夏意料之中地沉默了许久,就在芥川以为她即将转身离去的时候,千夏往前走了几步,踮起脚尖,温柔地环住了芥川的脖颈。

身周的黑暗似乎是感受到了些什么,即刻疯狂地向千夏身上涌去,将千夏的身上也沾上了黑暗。

芥川愣在了原地。

“芥川你看,”像是找到了什么好办法一样,千夏的声线都不禁沾上了些炫耀,“我现在和你一样了。”

“所以……请不要推开我了。”明明刚才还带着些孩子一样的笑意,现在的千夏竟然呜咽了起来,“再也不会抛下你一个人了。”

肩头的湿意再清楚不过的昭示了事实——藤原千夏在哭,芥川慌张地想要抹去她的泪痕,却无论如何也碰不到她。

“千夏!”

芥川惊醒,发现方才的一切不过是场梦境,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随即打量了附近两眼,确定再没有危险人物后从千夏的膝上起身。

“这么快就醒了?不再睡一会儿吗?”千夏捡起置于地面上的深渊,扶着墙站了起来,因着小腿的酸麻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刚刚和樋口联系完,她说十分钟后到。”

芥川见势急忙去扶住千夏,千夏也没说些什么,于是芥川顺势扶住千夏肩头,弯下腰,手臂穿过她的腿窝,一把将千夏横抱了起来。

“芥、芥川!”千夏一手死死揪住芥川的领巾,一手还抱着深渊,耳尖渐渐染上绯红,“快放我下来!”
“别动,”芥川低头在千夏的面颊上轻轻落下一吻,“一会儿就好。”

千夏也噤了声,环住芥川的脖颈。

这片刻,于他们却已足矣。

我还要说一声!!!
那个什么接吻的含义,是在接吻时将对方的唇含入嘴中才是代表“即将杀死你”!!!!不是接个吻就行!!!而且只在意大利黑手党里才有这个意义!!!
所以舌吻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划掉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