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障雀榕

我会爱你

一个病病的盖咕哒
未能拯救世界的分支路线
毫无逻辑
盖提亚→咕哒子
OOC
盖提亚要是看了估计会顺着网线爬出来揍我














此为,人理烧却的世界。
此即为,人理烧却后的世界。
人理烧却并没有想象中恐怖,盖提亚与七十二魔神柱重新规划的世界甚至比原本的更加美好:恰到好处的人口、足够繁荣的经济以及灿烂到甚至有些过分的文化。盖提亚所创造的不老不死的新物种比脆弱的人类强上太多,更不必谈盖提亚直接赋予了他们睿智的头脑,若真去问“你觉得盖提亚怎样”,得到的也大抵尽是正面评价。
只有一人除外,是的,只有一“人”。
那是世界上最后的人类——名为藤丸立花的少女,被盖提亚以收藏之名保存下来的,唯一人类。

“晚上好,立花。”盖提亚推开地下室石门,沉闷的响声你早习以为常,因此并未做出任何反应。
“这是晚饭。”盖提亚对你的沉默也司空见惯,于他来说,你这般反而更好些。
比起才被囚禁时,你孤注一掷的反抗以及得知人理烧却后的一味求死,你如今的不作为,在他看来反而更好些。
他掀开食盒,摸出木制餐具。魔术制作的饭菜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你却不能为此产生一分一毫的食欲,在你看来,任何一次灵子转移中的粗茶淡饭都比盖提亚端来的好上千万倍。
但你还是温顺地张开嘴,接受他的投喂。
你比任何人都要明白:你必须活下去,你不能死,从前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我会杀死你。”漫长的用餐时间过去,盖提亚拿纸巾为你抹去嘴角的油渍时,你又一次开口。
“3761次。”盖提亚说,语调里是你摸不透的感情,或许是对你话语的不屑一顾,或许是对你行为的大失所望,“这是你第3761次说这句话,这种毫无用处的威胁用一两次就足矣。”
“我会杀死你。”你像是没听到他的冷嘲热讽,抬起头,带起禁锢你的铁链,碰撞的声音快要刺入骨髓,你却仍旧执拗,“藤丸立花会杀死盖提亚。”
那是一双多么美丽的眸子啊,哪怕身陷囹圄,就算早已经数不清被幽禁了几多时日,尽管身旁的所有一切都被夺走,那双眸子最多也只是黯淡无光,其中燃烧的光芒却始终没有熄灭过。
盖提亚不由自主地靠近,搂你入怀——和他相比,你实在太过娇小——在你发丝上烙下一吻,然后是额头、眼睑、鼻翼、脸颊,最后,他的吻落在了你的嘴角,碍于你无论如何都紧咬贝齿,他不得已转移,选择在你脖颈上吮出几个吻痕。
你抬手捂住红痕,想要掩盖些什么,却是徒劳无功。
盖提亚起身,烛火昏暗以至于你分辨不清他的神情,他的影子笼罩着你,看起来就像是他在禁锢你,“错的是你啊,立花。”
“残酷的所罗门制造出的我,理论上与他相同,七十二魔神柱也无法改变我没有感情的现状,但唯有你,唯有你赋予了我感情,是你为盖提亚的人生添上最后一笔,而如今你却想抹消我的存在,剥夺我来之不易的感情。”
“错的是你啊。”
你在成为最后的御主前,仅仅是个普通的女高中生,因此你说不出多么蕴含哲理的话,加之被幽禁了过久,你甚至都无法整理思绪去反驳盖提亚漏洞百出的言辞。
“我会杀死你。”你只能机械性地重复这一句毫无意义的话。
盖提亚看着你,嘴角勾起弧度,那是一个讥讽中混杂着爱怜的笑。
几近崩坏的希望企图复活、将要熄灭的火苗妄想重燃,然后在无尽的深渊里挣扎着,最终依旧归于虚无,你这种形态太符合盖提亚的审美了。
“我惹人怜爱的藤丸立花哟。”
“看来将你锁起来是明智的,否则你这幅模样,不知会惹得多少男人的欢心啊。”

评论(5)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