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障雀榕

我会爱你

同去同归(二)

前序戳头像
OOC
文州的生前借用fate里小安的生前
















“漂亮的咒术吟唱!”你自阴影处走出,怀有歉意地笑笑,“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偷看你练习的,没有打扰到你吧?” 
“已经打扰到了。”你在蓝雨里算得上小有名气,因此喻文州早知道有你这么个人:虽然只是位刚刚出现不久的新人,却同黄少天一样,也是被魏琛亲自领回来的,且才华与天赋无一不出众,相貌同样不可多得。这种“高高在上”的人,应该是和自己这种“低至尘埃”的卑微之人毫不相干的。 
但喻文州并不会因此而对你阿谀奉承。 
“介意和我聊聊吗?”你丝毫不在意他方才近似于一口回绝的言语,对他发出邀请,你相信——喻文州一定不会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好。”如你所想,喻文州一点没犹豫就应下,不过他还是习惯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堪称世外桃源的地方,大人是否愿意赏脸与我一起去呢?” 
“为什么不愿意?”你早料到他会有如今这一步棋,因而显得异常平静,你歪歪头,一句话否定喻文州话中不愿的选项,“走吧?” 
“嗯。”喻文州温和地回应,转过身直接开了一面榷镜,他先一步跨入以示无害,然后向你伸出手,你也没多作忸怩,提起裙角上了台阶。 
“这世外桃源有些远,所以我上次在那里留了一面榷镜。”喻文州斟酌许久,还是开口解释,“说起来那榷镜还是一位故人相赠,否则以我的能力,是怎么也拿不到这等高贵之物。” 
你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晓。 
喻文州先一步走出榷镜长廊,你紧跟着他,却不想被绊了个正着,低头一看——是条不知从何而来的藤蔓,还越缠越紧,不过几秒脚踝就已经出现两道鲜明的红痕,看着像是跟你有仇。明明喻文州先出来,却是你摔了一跤,而那人站得远远的,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你叹口气,心想:他都这样了,我也得给个面子不是?于是指尖附上一节藤蔓,不过一瞬藤蔓退去,还颇为尊敬地给你让出了一条足够宽敞的道路。 
对于活过万余年的恶鬼来说,一瞬间布置出那所谓世外桃源的幻境简直易如反掌,哪里需要先制作些毒虫荆棘来缓冲时间?可喻文州还是存了两分恶劣心思——他想看你手足无措转而向他轻声呼救的模样。 
但他还是低估了你,他只听说你说过自己是妖,却尚未知晓你是何物幻化。 
荦絮。 
百年不遇的仙草,真正意义上的活死人肉白骨,通灵程度远超其他妖物,就连传说中火神的使者——毕泽幻化成形,通灵程度也只是能与其相较,荣耀大陆诞生万余年时光,却从未出现能在通灵方面力压荦絮的生物。 
通灵,顾名思义便是可与世间万物沟通,语言障碍在荦絮这里几乎形同虚设。“荦絮是召唤师中最强的存在”这种说法也不是空穴来风,毕竟能与万物交谈,比起其他还停留在研究契约兽语言的物种来讲,优势自然不是多了一两分而已。 
他所布置的一切,在你看来只需要几句话就可以搞定,甚至连兴趣都提起不来。 
喻文州见你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无聊模样,微笑着摇摇头,在心底默默地叹了口气,抬手在空中虚虚一划。 
空间似乎就此撕裂,那端明明还是危机四伏的泥沼峭壁,这边就成了鸟语花香的代名词,喻文州站在两者之间,打眼一看颇有一种阴阳面的错觉。但他将这两者融合得恰到好处,就像他的为人一样,危险至极可也叫人如沐春风,不会有人怀疑他的手段亦不会有人怀疑他的温和。 
这幅连一流画家也不一定能描绘出的画面,看得你却是心惊肉跳。 
空间裂缝! 
那可是空间裂缝啊!多少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危险地带!你虽见多识广却也从未听说过能毫不畏惧空间裂缝的人,不,就连能随手划开空间的人也不多见。而眼前这个看似平凡的人类还这么堂而皇之地站在空间裂缝之间,看不出一点痛苦,似乎还在向你招手叫你过去。 
算了吧,我过去肯定会粉身碎骨的。抱着这样的想法,你蹲下身,佯装身体不适。 
低着头的你错过了喻文州眸子里闪过的一抹笑意。 
进退得当、天赋秉异、才华横溢再加上美貌这种只要不太让人失望,无论何时都是加分项的东西,怎么可能不让人动心? 
喻文州亦是如此。 
“不舒服吗?”喻文州抬手将空间合二为一,毒沼如潮水般退去,花海的范围扩大最终合拢,然后他走到你身旁,小心翼翼地扶起你,“不然还是回去吧?” 
“明明有如此才华怎会被埋没?”你神情严肃,打掉他来扶自己的手,“你……叫什么?” 
业涤……好像还有花昔?这些草药放出去都是有价无市,他居然用以充当花海?只是为了观赏?疯了?! 
“喻文州。” 
“喻家的?”你皱了皱眉,“喻氏嫡子对吧?我有所耳闻,这个嫡子小时候倒还好,大些时候便‘泯然众人矣’了。” 
喻文州冷冷地看着你,差点以为自己看走眼的时候,你再次开口。 
“好啦好啦我不逗你了,”你调皮地笑笑,“你大概不是喻文州吧?喻文州再怎样天赋异禀、能力出众,说到底也还是人类而已,绝不可能有与空间裂缝相抗衡的力量。” 
“不止如此,在你吟唱咒术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那种咒术,我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多少人能成功。虽然速度上有些慢,但你做得已经非常不错了。” 
喻文州愣了愣,不由得笑出声:“没想到大人也是小孩子心性,喻某甘拜下风。” 
“别别别,我可受不起你这样的尊称,会折寿的,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你连忙摆手,佯装惊恐,片刻又恢复成平日里古灵精怪的样子,“你叫我华惜澪就行。” 
“那……惜澪可以吗?”喻文州问道,说是询问,其实你觉得他八成已经定了下来。 
“嗯……也不是不可以啦,只是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上一次还是几百年前呢。”你有些怀念,喻文州看得出——那段记忆于你来说大约是最温暖不过了。 
“惜澪。”喻文州轻声道,这两个字在他嘴里,似乎比玻璃制品还要易碎上几分,因此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嗯?” 
“惜澪,从此之后,我来当那个人好吗?我来一直这么叫你,可以吗?” 
“不可能的,”你被他这类似于告白的话惊到,过了些时候才回神,却是一口回绝,“你不可能当那个人的,连代替都做不到。” 
“为什么?”喻文州怎么说也是在荣耀大陆诞生时期就存在的人物,当初众神甚至都因忌惮他而将其封印,傲气总归还是有的,被如此全盘否定,到底有些接受不了。 
“因为……她是我院长啊,”你把一绺飘落的发别到耳后,内心早已笑翻天然而表面上还要维持云淡风轻,“就像我母亲一样,你怎么当啊?”

“唔……”你抬手揉揉太阳穴,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一片混沌。
“感觉如何?”身旁的人递来一杯恰到好处的温水,你想也不想就着杯沿抿了一口。喻文州说过你刚醒来的时候最没防备,如此看来的确符实。
“还好。”你下意识答复,半分钟后才惊讶于那人的身份,“文州?!我不是叫你去……”
“徐景熙人早回来了,”喻文州理顺你耳边的碎发,对上你浅淡到几近无色的绿眸,“你知道吗?你睡了九天多了。”
“诶?!这么久的吗?!”你慌张翻身下床,却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而差点跌倒在地,亏得喻文州扶了你一把。
“刚刚看你睡得很不安稳,梦到什么了?”他把你搀回床上,替你掖好被角。
“梦到咱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了,就你拿幻境试探我的那次。”经过刚才的折腾,你也算明白自己身体还没完全痊愈,于是心安理得地当起伤员,“那时候我看见空间裂缝真的吓坏了。”
“接触深了才知道并非如此?”
“什么叫并非如此啊……”你就着他伸过来的手,咬了一口荔枝,“你啊,明明强到过分了吧?”
“我倒是觉得还差一点。”喻文州又递过来一颗草莓。
“你要是还差那我们活不活了啊!”
喻文州本身天赋异禀,又肯吃苦努力,自然对得起他今时今日的地位,若非要鸡蛋里挑骨头,那大概就是他吟唱咒术的时间过长了。
可这也怨不得他,他早已与你坦白一切,他本为恶鬼,而且是在地狱尽头独自活过万余年的恶鬼,无人陪伴、没有任何可以用于计算时间的工具,自己的法力还根本无法逃离。那种情况下,时间几乎可以说是停滞不前,时间概念对喻文州来说,也就成了一个完全无法理解的名词。
他早已与你坦白一切,包括他被族人选中,被冠以“恶”的名号禁锢于洞窟,成为可以被随意践踏、扭曲、蔑视的存在。他在经历了一切非人折磨后死去,灵魂却连同怨念一起发酵沉淀,最终成为真正的“恶”——一只强大无比、连神族对上也会忌惮、最终被数名神族联合封印的恶鬼。
不过,撇去这些不谈,喻文州到底现在还是借了“喻氏嫡子”的皮囊,作为人类来说,他现在的确已经强到过分了。
本以为喻文州会收敛些,毕竟他的“人类”身份在荣耀大陆可谓众所周知,来刺杀他的若三两日见不着一个都是稀奇事。谁知道他不低调行事也便算了,居然还自己领悟出三千多年前一位极伟大的术士——虽然对他来说算是后生——手札里设想的“幽魂缠绕”,并且加以改进,让它成为了普通术士也可吟唱的咒术,也是因为这个,他才被尊为第一术士。
“因为的确还差些啊。”他笑得温和纯良,实在对不起术士给黑暗的形象。
若是不差,你也不至于如此吧。
“喻文州!”你狠狠敲了下他的额头,然后拍拍自己胸口,“我说过很多次啦,我不是什么娇弱的大小姐,被抓的这么多次里,不也就那一次后果比较严重嘛!再者说,就算被剥夺了一小半做召唤师的权利,我不照样还是召唤师里的首席?”
“停下吧,你该休息了。”喻文州猛地抓住你的手腕,示意你停止这个话题。
“啊……嗯。”你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
“我还有事,先走了。”喻文州起身,在你额上落下一吻,而后匆匆离去。
是呀,他还有那许多文件没处理完,能抽出这么一小会儿来陪你,实属不易。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