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障雀榕

我会爱你

半路英雄【一】

变动了一些全职里原有的设定(比如蓝雨没有妹子什么的)
OOC

1
如果蓝雨是一本书,那么这些人就绝对个顶个的浓墨重彩——黄少天、喻文州、卢瀚文、华惜澪。
黄少天:蓝雨现任副队长,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成员,荣耀联盟里最出名的机会主义者,蓝雨战队王牌选手及战队核心,全明星选手,黄金一代,操纵神级角色、被喻为剑圣的夜雨声烦,更有“妖刀”之称。
喻文州:蓝雨现任队长,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队长,四大战术师之一,全明星选手,黄金一代,操纵角色索克萨尔。
卢瀚文:14岁出道,刷新联盟史上最年少选手出道年龄,第九赛季最佳新人,当季即入选全明星赛,操纵角色流云。
华惜澪:首席召唤师,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成员,第九赛季一击必杀,全明星选手,操纵角色汉宫秋月。
倒不是说其他人不重要,只是说起蓝雨战队,这几个人会最先被想起而已。
2
并且,华惜澪是第四赛季至第十赛季蓝雨战队中唯一一位女选手。
没办法,蓝雨不知是被下了咒还是怎么的,女选手向来稀少,连霸图那种风格一看就应该全是汉子的队伍都有好几个女选手,蓝雨却只有华惜澪这么一个。
其商业价值一想便知。
但当时她的商业价值与她的实力并不成正比。
于是伴随而来的是外界无尽的质疑,一时间什么“花瓶”啊“联盟最无价值选手”啊“蓝雨拖油瓶”啊等等等等,就跟雨后春笋似的往外冒,压都压不住。
为此华惜澪苦恼了好一阵子:自己要天赋有天赋,要手速有手速,要操作……虽然比不上一众大神但怎么看也足够在职业圈混,除了尚未成型的风格和暂时缺少的经验,哪里不符合一个新人刚出道时该有的模样?
也不骄傲自满,也不过分自卑,个人首秀虽未惊艳四座但还是有可供圈点之处,之后的比赛里虽偶有失误却并不致命,尚可弥补。
难道……自己真的要毁个容来证明一下自己不是靠脸吃饭的?
华惜澪站在休息室的全身镜前,看了眼镜中的自己,盯着桌上的剪刀陷入沉思。
当时还是青训营成员的方锐碰巧从旁边路过,然后开导了她两个小时。
3
好不容易送走方锐,在他走了几步还不忘回头喊一嗓子“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的背景音下,华惜澪把剪刀收回抽屉,去了训练室。
当质疑铺天盖地向华惜澪袭来时,蓝雨众人专门找过她,问她——事到如今究竟该如何?
“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她颇为勉强地苦笑两声,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大哭一场的时候,她猛地蹦起来,摩拳擦掌。
“去练习呗!等什么时候我能一战封神,流言不就不攻自破了?”
其余的人看她毫不在意,也都纷纷打趣。黄少天平常嘴就损得要死,还是个话多的主,在这儿忍半天早就忍不住了,开口就是一句“还说自己不高傲呢这才刚出道就想着封神的事了?我告诉你!你等着吧!起码得等我封完神再说。”
之后就是华惜澪和黄少天的互怼,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打了个“谁后封神就请所有人吃饭”的赌。
要问谁能说得过黄少天,华惜澪绝对是不二人选:华惜澪原来在学校里是辩论社社长,初二那年参加市级比赛还得了亚军;黄少天那纯粹是网吧学来的野路子,不算多大的招,就是连招连得让人心烦意乱,要论杀伤力还真比不上华惜澪一捋袖子跟你辩论半个多小时。
再说了,毕竟是女孩子,总归是会嘴下留情的。
4
今儿是蓝雨为数不多的休息日,加上最近几天也没比赛,但凡有点刻苦心的人基本都会给自己加个训。
然而华惜澪一推门,训练室里只有那么零星的几个人,坐得还有些分散,给人一种空洞的感觉。
“人都去哪儿了?”华惜澪拉开座椅,偏头问,“黄少天呢?喻文州呢?”
“黄少去打篮球了,他最近总嫌自己不够高。”郑轩懒洋洋的,连嘴里的棒棒糖都不愿意拿出,因而显得口齿不清,“至于队长?催你的银武去了。”
“我还不着急呢,”华惜澪自嘲,“你信不信?要是银武做出来了,外面肯定一群说我占用资源的,左宸锐又不能一直护着。”
“还有啊——”华惜澪打开主机,却又窝在椅子里望着天花板发呆,“他自己也不好受吧?巅峰手速才200上下的人当队长,这舆论压力……都快赶上烟雨那个女队长了吧?”
“那你一直拿着把橙武也不像话啊,”郑轩一口咬碎棒棒糖,隔空一扔,塑料棍无比精准地被投进了门口的垃圾桶,“我上赛季才来的蓝雨,今年出道都有银武了。我记得你应该是……二赛季来的青训营?”
“一赛季末。”华惜澪纠正。
“所以说不像话嘛。”郑轩摊手。
华惜澪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5
再见到喻文州的时候是在食堂,据他说技术部的态度终于不再模棱两可,而是给出了准确答案:差不多四赛季末五赛季初就可以做出来。
“那真是太感谢了。”华惜澪扒了口米饭。
要问华惜澪最佩服谁,那喻文州绝对是第一——不说别的,如今联盟里除了他,谁还能一个眼神就可以让黄少天闭嘴?
黄少天是谁啊?据可靠消息,联盟将在本赛季结束后修改比赛规则,原因不言而喻。能让他心服口服,也不知道喻文州是给黄少天灌了什么迷魂药,毕竟当初青训营时期,他们两个关系不好可是出了名的。
说是两个人关系不好,实际上也就是黄少天单方面瞧不起喻文州,喻文州当时整颗心都扑在“怎么留在青训营”这件事上,对于黄少天估计最多也就停留在作为对手研究的程度。
“话说回来,你跟他们说了什么啊?”华惜澪吃饭素来比较急,这会儿已经在擦嘴了,“我都没成功的事你就这么办成了,你叫我这市级辩论赛亚军怎么办啊?嗯……我开始怀疑你才是当年那个冠军了。”
“说不定因为我是队长?”喻文州则不同,他做什么都是一副慢慢悠悠游刃有余的模样,吃饭也不例外。
华惜澪撇撇嘴,道:“早知道队长职位这么好用,我当初也该去申请一下,万一通过了呢?”
喻文州笑笑,未言其他。
“那什么,我先去训练了啊。”华惜澪把餐盒放到指定位置,转身离去。
她没注意到的是——喻文州的目光从未离开她。
一直没有。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