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障雀榕

我会爱你

半路英雄(三)

前序戳头像
OOC

1
联盟有十大未解之谜。
蓝雨占了俩。
一.蓝雨这支每个人的缺点都无比明显的战队是怎么在联盟里屹立不倒的?
二.蓝雨到底是怎么忍住华惜澪的?
倒不是说华惜澪讨人厌,毕竟人家长相不差操作不错天赋不低,关键时刻撑得起台面私下跟大家打闹起来也没多大架子,完美得简直不像人。
就是嘴快了点,脾气直了点。
2
或许是辩论社出身的缘故,华惜澪特别能说会道,连黄少天也没十成十的把握说赢她,更别提其他人;这份伶牙俐齿放在平常还好,可要是惹急了她,那绝对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比如有那么一次,电竞国度笑意盈盈地说要采访一下华惜澪。
熟悉荣耀的都知道,电竞国度的定位就是一针见血不留情面,而且还是个从头到脚的蓝雨黑,给华惜澪做专栏?怎么看怎么都是没安好心,但到底也是在一赛季就创刊的老牌杂志,总归要给个面子。
然而不到一刻钟,电竞国度的小记者就落荒而逃。
“哟华惜澪,那记者怎么跑了?”黄少天看着楼下像是在逃命的记者,心里爽得要死,但嘴上还是忍不住损她两句,“让我猜猜啊——被你吓的?”
“谁叫他说我院长的。”华惜澪一口气喝下半杯水,似乎有些累,但黄少天硬是生生从她脸上看出些意犹未尽的意味。
“啊是吗……原来是这样啊……”黄少天沉默下来。
华惜澪是个孤儿,最早发现这一点的是喻文州,不然现在蓝雨众人估计还会被蒙在鼓里。
没办法,华惜澪掩藏得太好了。
3
那还是青训营的时候,黄少天带着他那份能吓死人的热情把众人的来历打听了个透,唯独华惜澪死活不肯透露,众人虽然是即将出道的准职业选手到底还是孩子也特好奇,于是也都去追问,她实在没办法才甩下一句“我是离家出走的”,结束了大家的无端猜测。
众人也没想太多:离家出走又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女孩子脸皮薄不愿意说也正常,再说了只为打游戏就离家出走?那怎么可能!这又不是小说!八成和父母有什么矛盾,游戏只是导火索而已。搞清了这些,蓝雨诸位也都很给面子地不再去问这方面的问题。
元旦那天,华惜澪说要出去走走,魏琛怕她遇上什么麻烦于是叫喻文州去跟着她,毕竟喻文州是当时青训营里公认的最没前途的少年,落下一两次训练也不会有多大事。
可喻文州跟着跟着就发现不大对劲儿:哪有人的父母会住在这么荒凉的地方?G市又不是多不发达!直到华惜澪到达她的目的地喻文州才明白过来。
北光墓园。
喻文州抬头看了看门上的大字,叹了口气,继续跟在她身后。
4
“你好,”华惜澪站在一块墓碑前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没有回头却是向着身后的人,“喻文州对吧?”
“这位是……?”喻文州丝毫没有被发现跟踪的尴尬,平静地走到华惜澪身旁。
华惜澪蹲下,手指一点点描过墓碑上凹下去的字:“我院长。”
“我是孤儿,这个我应该没跟你们说过吧?”
“我三个月的时候就被抛弃了——被丢在了孤儿院门口,院长看我可怜于是收留了我。院长姓华,我也随了院长姓华。”
“我的父母把我的基本信息绣在了襁褓内侧,当然包括名字,不过我没用,而是求院长给我另外起个名字。”
“院长开始还犹豫了很长时间,因为她觉得姓名这种东西应该由父母来给予,我随她姓就已经足够对得起她的养育之恩。”
“不过她没拗过我,绞尽脑汁还翻遍字典,终于给我取了个名字。”
“惜澪——澪是古时候一条水的名字,我很喜欢,院长也是。”
“我是院长最喜欢的孩子,她对我特别好。她亲自把我一点一点拉扯大的,教我说话教我走路小时候还辅导我功课。”
“我喜欢猫,院长就去宠物店里给我挑,孤儿院资源本来就少,也不知道院长哪里来的钱。”
“我喜欢吃甜点,一到吃饭后甜点的时候院长都多给我一块,还为了我专门去学,每次院长在厨房里忙东忙西我就在一边看着,顺便打打下手什么的。”
“那时候真的是太幸福了,估计我把我这辈子的运气都用在和院长相遇了吧?”
毫无逻辑,语病无数,杂乱到仅仅是把词语堆砌在一起,简单得甚至不能称之为是句子的句式,和华惜澪平日里巧舌如簧的形象完全不相符。
但如今仅依靠回忆,华惜澪就可以露出笑容,那一定是非常温暖的时光吧?喻文州有些奢望。
“那现在这是?”犹豫了许久,喻文州还是开了口。
“你过来一点。”华惜澪撩开刘海。
“这……”喻文州觉察到她额头左侧边角处的伤疤,虽然经过岁月的洗礼已经淡了很多,但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出来。
“火灾。”华惜澪放下刘海,梳理了几下,情绪似乎并没有太大起伏,“两死十一伤,院长是那两个中的一个,我是那十一个的其中之一。”
喻文州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闭上,继续沉默。
5
“好了,走吧。”华惜澪干脆利落,倒显得喻文州有些矫情了。
喻文州没有言语,默默跟她并排走在一起。
他知道,华惜澪内心绝不如外表这般平静,相反——惊涛骇浪。
“那个……喻文州?”纠结到二人已经走到了公交站,华惜澪才开口,“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喻文州扯了扯领子,G市的冬天还是有些寒意的。
“就……今天我不是说了挺多东西嘛?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包括蓝雨里的任何人。”华惜澪组织了下语言,终于说出一句通顺的句子。
“能问句问什么吗?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喻文州说。
“也没什么,就是平常我一说自己是孤儿,肯定会有好多人对我报以同情、特意优待我。”华惜澪的指尖无意识地缠上自己浅棕色的发梢,绕了几个圈。
“但我只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平平常常的人,我不需要自己在优于他人的环境里长大,我不是柔弱的公主,也不是娇贵的千金大小姐,我不想在温室里成长。”
“这种人很少见,大部分人都是巴不得自己被特殊照顾的。”喻文州皱了皱眉,“车来了。”
“我没要求自己在冰天雪地里活着就不错了。”华惜澪轻哼一声,投进两枚硬币,“而且那些人不会有多大成就。”
“说的也是。”喻文州难得这么赞同别人。
回到蓝雨,大家看他们两个平安归来就没多问,以至于到了第六赛季,华惜澪在庆功宴上喝了杯酒才说出自己是个孤儿的事实。
6
蓝雨的人都有个说不上是好是坏的习惯:下意识地给队里挖人。这也是蓝雨从建队到如今一直没有买过人的原因之一,习惯还是从队长那里继承下来的——无论是魏琛、方世镜,抑或是现在的喻文州。
魏琛发现了黄少天和华惜澪,方世镜给蓝雨带来了郑轩,喻文州则是挖来了方锐,虽然后来卖去了呼啸。
7
华惜澪是魏琛在荣耀网游里发现的。
一赛季末,魏琛那时已经在季后赛落败,没了争夺冠军的资格,干脆整天都拿着小号泡在网游里指挥野图boss,有一天突然心血来潮去打了场jjc,刚好碰上了过神之领域任务的华惜澪。
和魏琛这种职业选手对上,华惜澪自然是半分胜算也无,不过魏琛一眼看出来:华惜澪自身条件绝对足够,就是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挡着她胜利,于是主动加了华惜澪好友,约她再切磋几次。
三把修正场过后,魏琛总算明白了华惜澪的问题所在——这孩子对pvp简直一窍不通,全靠天赋和操作在那儿硬撑,不输?那才是见鬼了!
细问几句才搞清楚,华惜澪她原来是玩pve的,一周前才开始向pvp进军,现在对pvp还处于探索阶段,许多隐藏设定都还不清楚,手法也很稚嫩,APM更都没被开发到极致。不过就算是这样,华惜澪仍旧是网游里的一位高手。
如果她进了蓝雨青训营,进行系统的培训,那将是怎样一副光景?
想到这里,魏琛动了心,赶忙给她敲过去一句消息。
“你想不想走向更大的舞台?”
“啊?”华惜澪回给他一个不解的表情。
“蓝雨你总听说过吧?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放在你面前,我跟你说啊!只要抓住!你以后就是蓝雨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魏琛继续他的坑蒙拐骗。
“哦,然后呢?”出人意料,华惜澪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惊喜,甚至冷淡得过了分。
魏琛不明白了,自己怎么说也是个队长级的人物,虽然走的是猥琐流但粉丝也绝对不在少数,自己来邀请她,她难道就一点不动心?
但华惜澪紧接着一句话打消了他的疑虑。
“我说你们骗人可以,但最少也要分开好吧?前几天我还接到一个说自己是蓝雨经理的呢。”
“不是……我是魏琛!”
“我还方世镜呢。”华惜澪隔着显示屏给他翻了个白眼。
“那你说你怎么才能信?”魏琛也没办法了,对方一直把他当成骗子,他还能怎么办?
“你说你是魏琛,那你拿索克萨尔来和我聊两句啊?”华惜澪满是挑衅的口气。
“行!你等着!”
话音刚落,魏琛抄起手边的索克萨尔上了线,也不管引发多大轰动,加了华惜澪好友,大爆手速敲过去一句“这下你信了吧?”就急忙下线。
“我……信……”华惜澪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索克萨尔给她发消息的震惊中回过神。
“那我再问你一遍——你愿不愿意走向更大的舞台?”
华惜澪深吸一口气,敲下两个字,回车。
“当然。”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