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障雀榕

我会爱你

半路英雄(四)

前序戳头像
OOC
事实证明:拖更……是会上瘾的
大家新年快乐

1
职业选手酒量不好,这个是通病,没办法,操作过人和酒量过人总有一个是要被舍弃的,两者兼具?这又不是童话,哪有那么好的事!为了维持自身的操作水平,绝大多数职业选手都选择了前者,甚至有些人自小到大一滴酒都没沾过,因此也就很难猜测他们喝醉之后,究竟会干出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举几个香甜可口的栗子,啊呸,例子。
叶修不用说了,最多一杯,多半杯都能醉,不过这厮比较老实,不打扰人,醉了就睡觉;苏沐橙比稍微叶修好那么一丢丢,能喝一杯半,可她醉了之后会去清购物车,常常是第二天起来一开手机,莫名的好几个待收货。
华惜澪也是一杯的量,也是趴那儿就睡。然!而!她是会醒的!睡上十几分钟准醒,醒了就死盯天花板,问她话也不答应,最多瞥你一眼,然后继续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喻文州和黄少天……咳咳,一般来说他俩不会主动喝酒,就算他俩突然有这么一天想借酒浇愁了,蓝雨的所有人,包括经理包括老板包括一众部门的人,豁出命也是要把他们拦下的。
喻文州是蓝雨队长,平常管这管那知晓的秘密比起一般队员只多不少。清醒时还会压制着自己,一旦喝醉了那就真的是什么都往外蹦——大到银武数据战术布置小到队员最近又喜欢上哪个女明星啦嫌弃对门那家饭店还没有蓝雨食堂好吃啦等等等等,只要你问他就能把来龙去脉都给你讲清楚。
至于黄少天……他的聒噪在联盟早已不是秘密,不光比赛里,现实生活中话也没少过,但如果你见过喝醉后的黄少天,你就会觉得——平时的黄少天简直话少到可爱好吗!
真的,喝醉的黄少天话太多了,比平常翻了三倍还不止,他还会抓着你袖子死命跟你聊,从天聊到地,从东聊到西,从深夜聊到天明,而且根本躲不开他。
太可怕了好吗!
2
不过喻文州除了不能喝酒以外,还有另一样东西也不能喝——咖啡。
那还是遥远的第四赛季,尽管当时他们几个均展现出不错的才能,还带着蓝雨压线进了季后赛,却照旧是在新人墙上撞了个头破血流。
一赛季有斗神,二赛季有繁花血景,三赛季有魔术师,都是正当打的年纪,随便拉出来哪个都够他们喝一壶的,而且周遭的竞争也激烈得很:黄金一代是美称,也是给所有人的一次巨大考验。所以说,刚出道那会儿华惜澪他们基本都是在熬夜中度过的,有时候十二点训练室里照样灯火通明。
那时候基本人手一杯咖啡或茶,比较馋嘴的吃巧克力,那些减肥不愿意吃东西的小姑娘们呢就在太阳穴抹两滴风油精,总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甚至还搞出了咖啡党和茶党,打得甚是火热,算是一道别样亮丽的风景。
喻文州算是个茶党,有一次心血来潮找华惜澪要了条咖啡喝,华惜澪也不是多难说话的人,很顺利就给他了。可不到半个小时,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身边太过安静了,加训怎么不得有鼠标声和键盘声?
一偏头,得,人家睡了。
华惜澪有点儿懵,不过看他睡得这么熟也不好意思叫醒他,只能去拜托和喻文州关系不错的黄少天把他带回他宿舍去,顺便跟黄少天斗了两句嘴。
3
黄少天和喻文州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人,却在一些地方出人意料的一致:前者阳光开朗,特别好相处,起码跟他聊天不用担心找不到话题,乍一看活像个小太阳,其实外热内冷,具有很强的攻击性,而且打心底里透着一股高傲,不过他确实有那资本,不得不说妖刀的夜雨声烦和黄少天最真实的模样倒是有几分相似,却依旧没到完全还原的程度。
喻文州则是温润如玉,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待人温和有礼,把战队上上下下打理得妥妥贴贴,至今没一个人提出过异议,却也是个外热内冷的主,和所有人都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关系,言辞把握得当叫人挑不出一点错处,好像无形中在自己身周划了一道线,别人踩不过去只有他能走出来,但他乐得自在,不愿踏出半步,甚至还会去劝别人不要打扰自己。
华惜澪至今没明白这两个人怎么成为朋友的,旁的她不清楚,青训营的时候黄少天可是一点儿都不喜欢喻文州的,不说别的,光是三战魏琛最后间接导致魏琛退役这么一个理由,就足够黄少天千刀万剐了喻文州的。
言重了……不至于千刀万剐,但肯定不会喜欢,以后能不能和平相处都是个问题,方世镜还为此担心了挺长时间,一个战队的王牌跟指挥关系不好,这可怎么打比赛啊!不过自从出道以后,这矛盾就如同没出现过一般,两个人好得不得了。尤其黄少天,谁要是说喻文州一句不好,喻文州自己还没动作黄少天就第一个上去砍了他。
这大概只能称作奇迹了吧?
4
这俩人和华惜澪关系都不错,不过不是一种好法,黄少天和她更像损友,喻文州跟她就比较像正常朋友。
事实上蓝雨里就没有跟华惜澪关系不好的,毕竟联盟财富是需要宠的,蓝雨这么多年女选手只有她这么一个,宠得就更过分了。
华惜澪是个挺不错的孩子,相貌有几分,操作有几分,名气有几分,而且人际关系也不错,特讨人喜欢,除了时不时会怼记者的任性和偶尔才会有的一点小自负外,基本没什么可挑的。
按常理来讲华惜澪会有不少追求者,但蓝雨众人丝毫不敢有半分这方面的心思,要是谁敢有……
喻文州说我先找他谈谈人生。
没错,喻文州喜欢华惜澪。
其实青训营的时候就有点儿苗头,不过喻文州当时没那心思去恋爱,也没那时间,朝九晚五的训练时间硬生生被他扩充成朝九晚九,除开吃饭睡觉这一天喻文州都是泡在训练室的,直到第四赛季他以队长的身份出道,才开始正视自己这份感情。
确定自己是真正喜欢华惜澪后,喻文州当机立断:追!这么好一妹子不追干嘛!等别人追到手了自己再后悔去?他喻文州像是那样的人吗!
不过喻文州当闲来无事梳理了下这么长时间华惜澪和他的交际后,发现他和华惜澪……还停留在点头之交。
自己是队长工作确实比其他人累一些,但绝对还没到脚不沾地的程度,华惜澪也不是太忙的人,可他们二人之间的交际还是仅仅停留在见面会打招呼而已。这无非两种情况:一华惜澪有恋人,怕他误会所以拉开和旁人的距离。
不过仔细想想就不可能,黄少天那边她还是照样打闹,郑轩那里也常常会分享美食,于是情况二浮上喻文州心头,这也是他不想承认的:华惜澪不喜欢他。
这个想法在不久后的一次粉丝见面会被彻底证实。
5
华惜澪不是很喜欢喻文州,但她掩藏得极好,至今也没几个人看出来,有那么一两个也都是看破不愿戳破的主儿,对此华惜澪表示:太谢谢您了!
黄少天能治住华惜澪全靠这一把柄。
队员对队长有成见,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算好事。
6
华惜澪向来不太喜欢发布会见面会一类的,前者上总会有几个记者特别想叫人给他塞个炮竹,让他爆炸;后者则是不停的有黑粉找事,气得华惜澪只想扇那些人几巴掌。
华惜澪并不该做明星,严格意义上来讲是并不适合做明星——她脾气太直。
开心的时候怎么都好说:吃什么你定!玩什么你选!去哪里你说!我没那么多讲究!一切都听你的;心情不好时就是个火药桶:去你妈的!我为什么要因为一群这辈子都见不了几面的路人勉强自己转换心情!老娘现在就是不开心!谁都别惹我!
这种人也不是没人喜欢,但更多人还是会讨厌。所以才陷入了如今这般地步——华惜澪正在努力压制住自己想骂人的冲动。
这事还要从头说起。
粉丝见面会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是常有的事,联盟建立初期还会有人认为电竞是不务正业,然而当它真正发展起来,甚至成为这座城市的象征后,这种看法就不复存在了,不少人更是抢着聘请他们去各种场合。这次的主办方亦是如此,而且一口气把整个蓝雨战队请了过来,一请就是三天,足以想见手笔之大。
华惜澪看着周围不停在念叨着“啊啊啊黄少天怎么辣么可爱!就算话唠也还是很可爱!我黄少世界第一可爱!!!”的粉丝暗暗叹了口气,心想:你也就是现在觉得他可爱,真近距离接触的话就只剩想把他那张嘴缝上了。一边继续签名,然后跟粉丝合了个影。
华惜澪笑意盈盈地接下又一个人递给她的海报,流畅地签下早就练习过几百遍的名字,顺带赠与一个真诚友好的微笑,说两句“多谢支持”“来年也要继续支持蓝雨啊”的客套话。
见面会结束时已临近傍晚,虽说主办方安排了晚餐,但华惜澪还是决定先去买个面包填填肚子,没想到半路上出了些差池。
倒也算不上差池,最多算点小麻烦。
7
“您好!您是华惜澪对吧?”
不过走着路突然被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人拦下……还真是考验心脏啊……
“对,”华惜澪作势去拿水笔,“要签名是吗?”
“不,我想问一下喻队他平常都喜欢吃什么?”
华惜澪皱了皱眉,抬起头打量起对方:二十左右的年纪,穿着两周前刚发售的蓝雨周边外套,手腕上是限量款的蓝雨手环,发卡是典藏版语录的赠品,毫不夸张的说:这个人完全就是蓝雨周边的代名词。尤其那双鞋,是四赛季他们刚出道时发售的周边,价格早已被炒上了天。
“这涉及到个人隐私了吧?”华惜澪提醒,毕竟这年头疯狂的粉丝太多,“我太不方便告诉。”
“你放心好啦,我是自家人!”妹子调皮地眨了下眼,表示我懂,“我其实想追喻队,但总觉得对他了解得不够深,所以才来打听一下。”
“什么!?”华惜澪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八个分贝。
“嗯!我喜欢喻队!非常喜欢!其实说到底他应该也是喜欢我的,不过还是有点不确定,”妹子耸了耸肩,幸福的神情转变成了无奈,“没办法,只能我倒追他了。”
“等、等一下……你怎么知道他喜欢你的?”华惜澪适时地提出疑问。
“诶?他刚才给我签名的时候说在他的微博下见过好多次我的id呢,还谢谢我经常给他留言。”
“就这?”
“而且他以前也跟我聊过天啊,每天我跟她道晚安有时候他也会回应我,对了还有……”
“停吧,我大概清楚了,”华惜澪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我华惜澪可以非常清楚地告诉你——这些可以说微乎其微,他对待所有粉丝都这样,你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还有,我劝你一句:喻文州这个人为友刚刚好,奉若神明也还不错,但是为恋人……这是万万不可的。”
“他这个人太残忍了,无论对别人抑或对自己,都是。”
8
妹子大概是被华惜澪的气势震撼到了,一双红唇张张合合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半天才开口。
“你、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嫉妒喻队对我那么好!”
华惜澪对此感到无力:“你要是非把我想成这样也没办法,不过以后认清他了别来找我就是。”
“谁会找你啊!等以后我和喻队在一起了你不要来讨好我才是!”妹子一跺脚,自顾自的跑开了。
被她这么一搅和,华惜澪也没了吃东西的心情,准备转身离去。
“惜澪,该回去了,大家都在等你。”
!!!
身后传来的声音很是平和,措辞也并无不妥,却让华惜澪下意识的想逃跑,身体甚至先于意识已经迈出一步。
9
“你很怕我?”他叹了口气,显然看到了华惜澪的小动作。
“畏惧和敬重并不矛盾,有时候正是因为畏惧所以才敬重。”华惜澪深吸一口气,转身微笑示意,“不是吗?队长?”
“你判我死刑总得给个理由吧?”喻文州无奈。那个猜想,刚才华惜澪已经证实了,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再怎样的人也照样还是会失落的。
“……你太可怕了,”华惜澪沉默了片刻,把一绺碎发别到耳后,“察言观色方面我虽然没有做到出神入化,但好歹也会一点。可唯独你,你的情绪似乎从来都是恰到好处,待人温文尔雅处事方面虽然会出现细小的差错却很快就可以意识到然后弥补上,像我这样吓跑记者的行为你更是绝对不会出现。”
“你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当然这我也能做到,不过像你这样一直控制着……我可以打包票我做不到。”
“还记得二赛季魏队和叶神的比赛吗?那时候你说过,叶秋这个人无解,因为他强到离谱:手速惊人、技术全面、经验丰富、意识出众,反应更是绝对的一流,神级人物该有的天赋他都有,强力角色和上等银武这种硬件配置嘉世更不会亏待了他,所以他无解。”
“要我说你和他差不了太多,只是你以战术见长而已。你的头脑非常强大,要知道能够在一瞬间把赛场上的信息理清再加以判断的大脑和可以飙出500APM的双手同等稀有。另外,这并不是阿谀奉承,你也清楚我不是谄媚的人。”
“所以才说你可怕,为人方面挑不出毛病,比赛里除了手速这种先天方面的问题,基本可以说是滴水不漏,相貌性格也无懈可击,你接近完美。说真的,我都要怀疑你的出身了,你是何方神圣?或者直白一点:这还属于人类的范畴吗?”
华惜澪结束她的长篇大论,却发现喻文州早已不在眼前。
10
“口渴吗?”喻文州跷着腿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手支着下巴,面带微笑,仿佛刚才华惜澪所说与他并不相关。
“嗯?有水吗?”华惜澪毫不忌讳地坐在喻文州旁边,也不怕有绯闻传出。
喻文州从手边的塑料袋里拿出瓶矿泉水,拧开瓶盖递给华惜澪,附赠一块面包:“我本来打算就是给大家买点东西先填下肚子的,没想到回来路上遇见你,更没想到你对我意见那么大。”
“你倒是贴心。”华惜澪喝了几口。或许是因为食物的介入,气氛不似刚才剑拔弩张,开始缓和起来。
“没想到你也会夸我,我还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了。”喻文州轻笑一声。
“我刚才哪句话不是在夸你?只是语气比较冲而已嘛。”华惜澪挑了挑眉。
“……也是,”喻文州再三思索,居然有点无法反驳,“不过我还是想为自己辩驳两句:你说的这些只是表面的我,你还没了解清楚就判我死刑,太说不过去了吧?而且你的描述有明显夸张太多,说得跟我是个魔王似的。”
“关于这一点我向你道歉,的确是我太武断了,”华惜澪起身抚平衣服上细微的褶皱,九十度鞠躬,而后抬起头,语句依旧像钢针一样尖锐,“不过一开始就没有好感的人,我为什么要费尽心思去讨好?为什么要去了解他?”
“很不可理喻吧?非常遗憾我就是这样的人,我脾气直得很,认定的人我恨不得把整颗心都掏给他,不喜欢的人连句话我都不愿多说。”
“你这种性格不招人待见,很容易得罪人。”喻文州严肃了起来,他知道华惜澪是个直肠子,但这样的华惜澪是他也没见过的,这已经不是简单一句脾气直可以解释的,这简直就是任性。
“我黑粉什么时候少过?都习惯了。”华惜澪笑得很是没心没肺,“从出道开始就有人骂我了,我呀就是在唾弃声里长起来的。”
“借用一下你的手,”喻文州起身把她按回长椅,自己单膝跪地左手放在右胸口,另一只手执着她的柔荑,做了个吻手礼的样子,“惜澪,我可以追求你吗?”
华惜澪愣了愣,随即噗嗤笑出声来:“这个是你的自由,我无法干涉。”
“很难保证哦?以你讨厌我的程度来说我都怕你马上就会去告我性骚扰。”喻文州起身拎起塑料袋,“走吧,大家也一定等很久了。”
11
“其实你愿意跟我说这么多,某种程度上来讲你也是信任我的吧?”喻文州发问。
“当然,我信任、敬重并且服从你。”华惜澪是个很直来直去的人。
“人果然矛盾,刚才还说我可怕,怎么又开始说我这么多好话了?”喻文州感叹。
华惜澪没有回答,反而抛给他一个问题:“我问你个问题,古代皇帝可怕吗?当然可怕!一句话就能诛人九族,可追随他的臣子仍不在少数,你说——为什么呢?”
“良才善用,能者居之。”喻文州淡定的吐出八个字,回答了她,也回答了自己。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那么为了不失去我的这份信任,请努力!”华惜澪对他做出个加油的手势,三步并两步地跑回了接他们去吃饭的大巴。
“华惜澪你干嘛去了?全车人就等你一个你好意思吗,”黄少天听到脚步声随即扯下耳机,下意识的想损她两句,注意到随之而来的喻文州。本就恶劣的捉弄心思更重了两分,“你这是……和队长约会去了?”
“约个鬼。”华惜澪深知和黄少天说话绝不能给他过多的喘息时间,“被粉丝拦住了。”
说罢还略带苦恼地叹了口气,演得颇为逼真。
“那队长这算英雄救美?厉害呀!没想到队长你这么会抓机会,话说回来队长我面包呢?”黄少天饿的时候话会意外的少,这在联盟里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所以要想治住黄少天的话唠,除了饿他一顿别无他法。
“嗯……”喻文州把该分的都分完,装模作样地在已经快空掉的塑料袋里翻找了几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没了。”
“???没了!?”
“那个面包吗?我吃了。”华惜澪从前排探过头,笑得无比纯良,“想黄少英明神武,是断不会与我一弱女子计较的吧?”
“华惜澪你大爷。”黄少天瘫在座椅上,感觉自己已经饿到虚脱,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话少得都有些让人怀疑这还是不是本人。
“我困了先睡会儿,”华惜澪对他做了个请便的手势,然后闭目再不理人,“你继续吧。”
“十分钟就到,忍忍吧。”坐在黄少天旁边的郑轩心疼地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评论(3)

热度(17)